第二十九章痴人说梦

      酸冷的恫吓下,洛唯背脊生寒直冒冷汗,但自诩混的风生水起,这些个高位者的用语很容易明白。
    要他自个说,不就容他辩解吗?
    这一想便猛力磕头撞地有声,“冤枉啊!小的绝不是怕死不护主子的,只是一心只忠于圣泉宫,势必不能违逆副宫主命令,全循尊长行事啊!”
    水青云听洛唯话说的义正严词顺理成章,对他消了不少恶感,且说用人之际也本就没想将人真打杀了,只不过也得先棒喝一番,看能逼出多少可利用的暗底!
    瞧他万分窝囊的模样,这会儿必会急功呈报,恼意渐消道:“啧啧!瞧你大义凛然,  还挺机灵的,就好好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堪得我用?”
    洛唯胸口一热,立即自信满满言道:“据属下所知,水家六大旁系有四家会顺应宫主对继位者的安排,不过内情皆有玄机,如今属下明眼见暗月堂主杀了宫主的传令执事,叛出宫门的逆举绝对要稟明宫主处置,这由头拿捏好,就看新任堂主是谁的人了?属下对暗月堂瞭若指掌,必定掌握暗月堂成为您的囊中物。”
    水青云听他只含糊其辞,就自个儿打起如意算盘,不由得冷哼一声,讽道:“你心可真大!”
    洛唯被吓得胆颤心惊不敢寸动。
    不过,水青云边忖量后,发觉此法倒是可行,还是决定姑且一试,才缓声说:”我确实能给你立功的机会。“
    终是听得副宫主的应许,洛唯至此松了口气,连忙磕头恭谨说:“属下一定会不误副宫主赏识。“
    水青云寒声警告他,”你最好别教我失望!来人!放了他吧!”
    *
    马车缓慢耗时,冉魅儿一行人花了近十日才到达废丘,期间她与严蕊半步未出,就是要有心人也探不得她的行踪。
    废丘如其名,是一处灵气贫乏的连绵丘陵地,原已长久无人问津。
    一来不适修炼,不如住进大城,再者修真者多食气,至多只吃能滋补的灵材,所以若灵气贫乏之地也不适种植,无丁点儿垦拓价值,因此任着山林被野浆果的藤蔓爬满,也只有当地的贫户乞丐才会踏足。
    那时,冉魅儿想妍芳院已立稳根基,便开始打算养些自己人,早令严蕊留意低廉合适的地,但寻觅多处其实大抵都相同贫瘠,很是失望,实是天界修真者众,灵地宝山早被有能者占据,想要宝地可不容易。
    要蓄养能者就要财力,光凭妍芳院可不够!这难题直到她探过这处荒地后应刃而解。
    缘是闻到一处岩洞中漫出酒香,意外发现是此地为数众多的野猴储果给落下的,一时兴起去嚐了味后,忽地灵光乍现,心念顿时通透,之后便下令严蕊将那几座小山全买下建造酒庄,取名野露。
    在暗月堂观习时,发现嗜酒的人不外求醉,她思忖野浆果既能酿出美酒,即使灵气淡薄总会有人买帐。
    而贫瘠之地不是不能修炼,只是其效不彰罢了,要买得起进阶丹药养着也成。看此处贫民占多,未尝没有天生根骨佳的可造之材,藉着雇用这些人来酿酒,既可隐密挑选可用之人自小养着,明面上也有了最好的掩蔽。
    所以她不惜重金聘请出名酿酒师傅来作镇,研制除了入口滑顺,果香浓郁的纯酿外,还有用了蒸酒法提醇的果酒,后劲余韵浓烈,必能得好酒之人青睐。
    且废丘属靓水城所辖,此城水路四通八达,是广袤圣朝的集货地,毕竟能用的了灵石损耗极大的飞舟者,非富即贵仍属少数,这种水上灵舟不慢且便利,正好促使酒庄的廉价酒在开卖几年后便驰名圣朝。
    靓水城主是肥缺,也因为他本就是个金算盘才坐的稳稳当当,一发现来自酒庄的税收不错,又解决当地流民的问题,便主动契合废丘地主将此处穷乡僻壤之地全卖给酒庄,推其壮大两相得益。
    因此拥地之多,足让冉魅儿宽心圈出一处养人,所以便又趁着出任务时过来探看,其间遇上精于察言观色的乞儿,心一动便收了他,带他一起入山。
    内山野猴成灾,她让那灵活的干扁小子帮着追查猴洞,他竟掘出地底乾坤。
    冉魅儿喜不自胜!原来此处并非原本就灵气稀薄,全因地宫建构了巨大的上古引灵阵。
    上古大能尸身未腐坐于阵中,想必是等着传承后人,她让那幸运小子过去,此后赐名言旭,早发现他能言善道且见财便眼珠子萌亮,正好扶植成为酒庄掌事。
    酒庄座落在山脚下的平坡,如今外围已聚成一小镇,可谓全倚赖酒庄维持生计,又因此地还多是修为弱势尚需进食充饥的底层小民,吃食琳琅满目反成一大特色,更藉着酒庄来往采买的商客日益繁荣。
    乐师父女的小宅子也在此,事实上他们住的那一条街,所有宅子的主人背地里都效命于酒庄,因而每座宅子内都有密道可以前往地宫。
    事实上,酒庄内除了言旭和几位内务执事,没人知晓这隐密。
    冉魅儿自知用人挑剔,偏重奇才,因此倒不限于修炼资质才培育,但创建至今不过收了百余人,且修为臻至入神境的仅有叁人,真要想颠覆圣泉宫不过是痴人说梦。

- PO18 https://www.po18s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