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看她被肏

      发觉女子身子异常淫荡敏感时,他又退出,盘旋在穴口抽送,“想要就自己动。”一手伸进交合处揉按女子的花蒂。
    难忍的颤慄感让女子不禁摆臀。
    “真淫荡!“他又尽根没入再抽出,肉冠碾磨她胀大的花核,要入不入的逗弄,不时勾出淫液乱溅。
    花径空虚生出磨人的痒意,女子难受的闷哼。
    他再次深深顶入,“自己动。”
    女子陷于情慾挣扎,洛唯又退了出来,继续方才的逗弄。
    如此反覆几次,她的股缝已经湿漉漉的,他的男根也浸润出滑腻水光。
    再深入时,女子身体的反应快过她的理智,翘臀迎合他。”真听话!”洛唯奖赏她似的,开始大开大合的进出,肉体拍击出淫靡的水声。
    “看见没,她自个儿撅起屁股让我肏她?”
    过程中完全满足他的掌控欲,这是他一向迷恋的乐趣。
    女子肉壁被速度磨蹭出强烈的酥麻感,随着他的抽插淫声媚叫。
    青衣男子两目猩红,身心如坠深渊却也同时被挑出色欲。
    洛唯看向青衣男子裤裆,哑声嘲谑道:”看她被肏,你也很爽嘛!想不想再看清楚些?”
    青衣男子喉结滚动。
    洛唯沉身抱起女子大腿,如帮小儿把尿扒开她的双腿,让他能看清两人交合处。
    紫红阳具一下下抽动,抽翻嫩肉艳红露出,又被撞了回去,一圈显眼的白浊细沫已十足淫乱,女子腿根软肉还不断地在他眼前颤动,青衣男子的呼吸不自觉地跟着急促起来。
    女子还能意识到这姿势有多羞辱,在自己的男人面前管不住被肏的放浪,大声呜咽起来,拱起腰枝想抗拒,眼角如串珍珠般滚下热泪。
    “真会夹…”洛唯激喘。
    阳物被绞咬的更紧,他发起狠劲抽插,一下下顶撞进窄小的宫口。
    哀颤的尖吟教他越亢奋,“…不知羞耻……被你相公盯着…还被我肏的骚水乱喷啊…“
    恶意更甚的缩手,“我让他看的清楚些…”
    女子锐声颤叫,两腿被张的更开。
    两瓣臀肉缩挤在一块儿,那处也跟着抽紧,身下被抽捣的麻意四散,她不自觉地脚指蜷曲,不断地激声尖吟后,身子猛地抽搐,攀上高潮泄了出来。
    暖水浇来,紧窒更甚,洛唯低吼一声。
    被圈锁的头皮发麻,更形胀大的柱身狠力冲撞,直到快意难忍时,立即抬手,猛缩臀退出女子体内,不屑留种于玩物。
    沉喘看那骚水喷出,放离女子,扶着还翘着的棒身,吐出一股一股的白液。
    郁气泄了大半,却尚未尽兴,他诡笑出声,出手割断禁锢女子双手的绳索。
    女子腿软,跌坐在地。
    洛唯弯身解了青衣男子穴道,眼神轻屑看他,“去肏她。”
    青衣男子默然挪身到女子跟前,吻上她的前额,一边动手解开女子绑口的布条。
    洛唯半眯眼,微有不悦,看他颇有兴致在调情,也没打算开口,只杵着看戏。
    不过,接下来就见两人相拥吻得难分难解,洛唯彻底失去耐心。
    “还不肏她?”
    青衣男子倏地起身,愤怒朝他挥拳,“禽兽,去死!”将全身能使的力全用上。
    猝不及防地举动使女子慌神,急声叫唤:“相公…”
    洛唯顿怒,持着把玩在手的匕首,精准的刺入他的心口,冷哼道:“不自量力!”
    青衣男子痛苦闷吭,吃力地转头看向身后女子。
    女子见他眼底浮上笑意,惊惧如烟消散,化作眉眼弯弯,在这一瞬咬舌自尽。
    洛唯知觉,一掌击飞男子,女子的唇角已溢出一道刺目鲜红。
    他怒不可遏,跨步向那男子,凌迟尚存一口气的他来解气。
    *
    城门酉时末便关了,明绍泽只能回到落脚处,西城的云华药行分舖。
    天界老字号丹阁不少,但珍奇灵药逐年稀缺,所以天阶极品丹药更是万金难求,唯有云华药行占此优势,独霸于市,舖子才开业百余年已成传奇,想分杯羹的人不少,却探查不出背后的势力所在。
    药舖小伙计看明绍泽进门,连忙哈腰喊了声:“少东家。”
    药行里全是遣调到此的自己人,明绍泽微颔首便大步往里去。
    这四进院落,越往里处建工越精致,建置主房,空着供主子来时留宿。
    兄妹俩秘密到此便掩姓云,不便暗卫随护,也用不上一般护卫,父亲便令疾风叔随行看护。
    他本是父亲暗卫,修为高强,隐匿功夫更是了得,遇上这头疼事,自然先找他参详。
    刚进内院,一眼便瞥见他立于房前檐廊。
    明绍泽走了过去,脸色凝重的告知他,“风叔,软软出城了!“
    疾风微点头,“嗯!”
    那淡定样一看便知,“你知道?“明绍泽难掩惊愕。
    “我让那丫头坑了。”
    明绍泽脸色一僵,不再多问。
    如他这般下脸面的事,能不提就不提。
    “我明日走一趟。”
    疾风摇了摇头,“那倒不必!她一两日就会回来。”
    通关山必然安全,否则他无论如何也会拦下她,而不是由她使唤,去妍芳院听墙头,以防明绍泽出事,想到这,他就心虚,眼神便飘忽转至它处,“倒是你…要不要先去沐浴?”
    明绍泽反射性就嗅闻了下,被忽略的气味冲鼻,他立马黑了脸。“去。”
    疾风听他吐出那字沉的跟骂人似的,忍不住想发笑,两颊不自然在抽搐。
    明绍泽一向严谨老成,就是过分拘谨不近女色不大好,难得有机会给他历练历练,他当然没想现身带他出来!
    庆幸他转身走了,否则被他察觉追究还得了!

- PO18 https://www.po18s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