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高阳当作性幻想对象

      只听见门被“砰”地一声带上了。
    应该是凌骄阳出门了,许漫听见帘子外传来邴绮梦很生气地哼唧声,伴随着她故意弄出的翻身的声音。
    许漫没有拉开窗帘,关掉手机强迫自己继续睡觉。
    一闭上眼,高阳的面孔就钻了出来。老实说用身边的人做性幻想对象还是有点羞耻的。
    之前的春梦里面,男人没有脸,现在都替换成了高阳。
    许漫不自觉夹紧了腿。
    想象着……把高阳推到墙边,脱掉他的西装外套,拽着领带迫使高阳低头和自己接吻。
    许漫在高阳的唇上胡乱琢了几下,被高阳一把抱住。高阳轻轻撬开贝齿,舌头滑进许漫口里。起先只是温柔舔舐,舌尖抚过小口中每个地方。
    两个人这么黏黏糊糊亲了一会儿,高阳的手探进许漫衣服里,拇指和食指轻轻揪着乳头捻弄。
    高阳一只手在许漫腰间厮磨,一只手玩弄着许漫的左边乳头。许漫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软了。被高阳玩弄着左胸,右胸也开始觉得发痒了,忍不住用右胸去蹭高阳,让他“雨露均沾”,不要冷落了另一边。
    右胸被高阳一把抓住,使劲揉捏了几把。
    高阳的手指顺着许漫的右胸乳晕画圈。许漫乳晕很大,颜色也深,和白嫩的奶子对比鲜明。扣子被解开,高阳顺着许漫的右胸一口咬下去。又舔又嘬,故意弄出很大声音。
    许漫被舔得爽死了,紧紧抓着高阳的头发不放。高阳把许漫的真丝衬衫从裙子里抽出,手顺着摸上光滑的脊背。没有衣服的遮挡,手感好极了。
    高阳连带乳晕一起咬着往外吸。许漫眯着眼睛看着高阳的动作。想到前几天在微博上搜索乳头两个字,看见有人科普的正确喂奶方式的动图,和高阳现在吸自己奶子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许漫往后退了一步,右胸一下子从高阳口里退了出来。口乳分离,发出“啧”地一声响。高阳还想追过去吃奶,已经站不稳的许漫一下子坐在地上,双手捧着高阳的头接吻。
    高阳也顺势跪坐在地上,胳膊绕过去一把扶住骨头都软了的许漫。身上许漫的小手悄悄爬上来,急不可耐地要往衣服里钻。
    高阳空出一只手,给自己一颗一颗解开扣子。许漫忍不住隔着衣服去拧高阳的乳头。高阳解开了扣子,抓起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小手,带到下腹摸自己的腹肌。
    在微博上见过高阳被拍的腹肌照,只是舞台被抓拍衣服掀起来时露出的那么一点点。许漫不知道高阳现实中衣服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不过自己的性幻想中一定起码得有个四块腹肌吧。小鸡仔身材的男人睡了有什么意思  。
    一阵铃声响起,许漫猛的睁开了眼睛。寝室的空调只有20度,许漫也全身是汗。
    这种性幻想到被一半被打断的感觉很烦,不过许漫刚刚正陷入到对高阳腹肌的猜想中去了。对于后面的,突然就不敢继续幻想下去了。
    许漫抓起手机关掉了闹钟,是平时为了早八定的闹钟。今天没有早八,昨天晚上睡觉前忘记关掉了。
    抓了抓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许漫从床上坐了起来,睁着眼睛发呆。
    许漫前十几年,是典型乖乖女书呆子,连言情小说都没看过几本  。家里管得严,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刚开始还有小朋友来找许漫玩,爷爷奶奶总是一句“许漫要在家学习,别来找她了。”慢慢的,就再也没有人来找许漫玩了。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班上女生开始传阅那种五块钱一大本的言情小说。这股看小说的风气愈演愈烈,被班主任知道了。在班上狠狠批评了那些看不正经书的同学。
    老师们称这些书为花书,说这些都是不正经的女孩子才看的,里面讲的无非是谈恋爱什么的东西,不是学生该看的。
    对那个时候的许漫来说,老师的话简直就是圣旨。那两年,她一本这种“花书”也没有看过。
    初中的时候,班上开始流行看各种网文。言情的,玄幻的,修仙的。女生寝室半夜打着电筒看书是常有的事情。当时和许漫关系最好的白淑慧,天天在看江南的书。
    白淑慧各种给许漫安利推荐,许漫一直被心里的好学生规矩束缚着,从来不看。
    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因为学校的体育队出去比赛了几天才回来。那天晚上熄灯时间往后推迟了好几个小时,给那些回学校的体育队同学留时间洗澡洗衣服收拾东西什么的。
    寝室里除了体育队的同学,其他人都在自己床上看书。白淑慧带着手上的几本《龙族》爬到许漫床上。没有熄灯,大大方方就着灯光看书。
    许漫在床上躺了一会,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晃眼睛的灯光。看着在自己床上看书的白淑慧,终于忍不住看了自己第一本和学习无关的杂书。
    这一看就不可收拾,当天熄灯了,她的心还在为楚子航狂跳。
    因为第一部白淑慧借给别人了,所以许漫看的是第二部。那几天,许漫几乎所有课余时间都献给了《龙族2》,甚至上课的时候,也忍不住偷偷翻上几页。
    这是初二,班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谈恋爱了。许漫之前对这些事情完全不在意,现在,她的心里也有了一个楚子航。
    午休的时候,许漫忍不住把书拿出来翻了几页,被走廊巡视的班主任当场抓获。
    班主任把许漫叫到办公室,告诉她:“你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很乖的女孩子,怎么也和那些人一样看起这些书来了。这些都是垃圾,毒害你们的心灵。你现在是学生就该好好学习,不要把心思放在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上面……”
    不是垃圾,楚子航不是。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楚子航。
    老师的长篇大论,许漫一个字都没有听下去。因为许漫在老师们心中一向是个听话的乖孩子,所以班主任也没有做什么惩罚,只是没收了许漫的书。
    白淑慧看见许漫从办公室出来,也为她着急,在知道没有罚她抄写罚站什么的之后,为许漫松了一口气。没有再提书被没收的事情。
    许漫那个星期回家后,从家里偷了二十块钱,拿去买书还给了白淑慧。
    许漫平时是没有零花钱的,虽然在住宿,食堂伙食不好。但是学校的炊事员班长就是许漫爷爷的朋友,和他打了招呼送了礼,许漫每天都是吃的那个炊事员刘爷爷打的教工食堂的饭菜。
    每个星期去上学奶奶也会去超市给许漫买一堆零食水果牛奶一起带去学校。给了钱,怕许漫去小卖铺买垃圾食品吃。
    许漫偷钱的事情很快就被奶奶发现了。下个星期放学回家,许漫被家里逼着跪了一天。
    爷爷奶奶把事情告诉了许漫在外工作的爸爸妈妈,一家人一合计。怕许漫在外面学坏了,就去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专门照顾许漫读书。
    就这样,许漫连一点晚上女生寝室夜谈的乐趣也没有了。
    被家里人死管严管的结果就是,在许漫高考之后整个人开始放飞。每天熬夜看网文和漫画。大学开学了,生物钟都还没有转过来。
    许漫关于性的一切认知,全部来自于小说和漫画。一点点摸索着学习自慰和性幻想。
    之前的性幻想都是无脸男,现在第一次用身边认识的人作性幻想对象,许漫也有点不好意思。
    许漫揉了揉眼睛,准备下床洗个热水澡,浑身都是汗的感觉太难受了。
    --

- PO18 https://www.po18s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