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吴在自己身上施了术法,不是认识他的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那女修见自己的话被人听见了,也不扭捏,当场回道:“颜吴圣尊生的那样美,我可不要一个长得比我还好看的夫君。”
    颜吴:“……”这个理由他是没想到的。
    颜吴刚想撂下帘子,便听那女修又道:“再说了,鸿冥老祖那样威武霸气,一看就是上面的。”
    正在给颜吴暖茶的鸿冥手一僵,抬眸,果然见颜吴脸色不好,松手甩下了帘子。
    颜吴怎么也没想到,有一日会和一个陌生人,还是女子,聊他和鸿冥的房中之事,那叫一个尴尬。他刚想调换一下情绪,转头便对上了鸿冥小心翼翼的目光。
    颜吴眉眼一挑,伸手过去勾住鸿冥的下巴,迫使对方看着自己:“怎么,昨夜难道不是我在上面?”
    “腾”的一下,鸿冥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煮熟了,昨夜……昨夜的确是颜吴在上面,颜吴把他按在温泉池子的石阶上,然后坐了……
    脑中的想象越清晰,鸿冥就越控制不住自己,他猛的闭上眸子,努力的摒除杂念,可是眉心的魔印却出卖了他的心声,正不停地闪烁着。
    颜吴见那魔印闪烁,心中便已知晓了八九分。鸿冥这魔印平日里不会显现,只有魔化的时候魔印才会显现,此时魔印闪烁,便表示鸿冥已经在魔化的边缘了。
    “睁开眼。”颜吴低声命令着。
    鸿冥听话的睁开眼,果然,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已经染成了一片红。
    颜吴勾了勾唇,附身凑到鸿冥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的说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还这么激动。”
    鸿冥本就在难耐的边缘,哪里禁得住这样行动和言语上的挑拨,只抓着颜吴的手腕,越过桌子,直接把人压进了宽大的桌椅里。
    颜吴也不反抗,窝在毛茸茸的狐裘大衣里,直勾勾的看着他,活脱脱一只成精的狐狸。
    鸿冥低头,狠狠的咬住颜吴的唇,直到眉心的魔印平复下来,才松开了人,告诫了一句:“这是在外面。”
    颜吴无辜的眨着大眼睛:“明明是你不规矩,怎么还告诫起我来了。”
    鸿冥噎住。
    颜吴像是玩够了,起身道:“看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内城交给绒年之后,颜吴便和鸿冥回了破山门。至于为什么回破山门,鸿冥的回答是,破山门里现在没人。
    至于为什么需要去个没人的地方,懂得都懂。
    两人在破山门里窝了半月之久,再出来,便已经是如今这番景象了。
    “绒年这故事虽然编的狗血至极,但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若是让外城的百姓知道,内城这么些年其实只是拿他们当盾牌,灵气断绝更是人为,那么结界破碎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内外城大战了。”颜吴道。
    绒年编的这个故事,其实就是从侧面告诉大家,圣师殿的确在全力对抗魔,虽然结局并没有成功,但起码他们竭尽了全力。而他和鸿冥相爱感动魔道和天道什么的,其实就是找个借口,让魔修和灵修和平相处。他甚至可以想到,等这个故事再传播一段时间,绒年就会对外宣布一系列的变革措施。再打开内城城门,让圣师走出内城。
    在荒宇大陆的魔修足够多纯化魔气之前,人们还是会在魔中沾染魔毒,所以圣师,和药师,依旧是有必要存在的。大家团结一致,互帮互助个几年,内外城的隔阂也就慢慢消融了。
    鸿冥:“只是便宜了内城那些人。”
    颜吴笑:“是不是得了便宜,得往后看。”
    鸿冥不解。
    颜吴解释道:“内城居民在这之前都没有接触过魔气,此时的他们,和数千年前的外城百姓无甚区别。纵然有解毒丹在,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他们绝大多数人大概都不能觉醒魔修灵根了。甚至他们的后代,也要几代之后,才能有外城百姓的魔修资质。不用多久,内外城的实力,就会彻底逆转。而且,他们也不是全无作用的,荒宇大陆剩下的灵气都在这些人身上,若是没有他们,天地间的魔气会比现在浓郁的多。”
    鸿冥蹙了蹙眉:“长临还是进步的太慢了,到现在也只是金丹巅峰。”
    大羽都元婴了。
    颜吴失笑:“别逼他了,他都不敢出现在你面前了。”
    他们虽然没有回魔宗,但大羽他们却是传了信过来问候的,四个弟子,连大福都啊了一声,唯有李长临没有说一句话。可不是怕别他师父记起来吗。
    颜吴:“回头传个话,让长临休息休息,如今内城结界破了,倒也不用那么着急。”
    就这么一头拉磨的驴子,可别累死了。
    鸿冥点点头:“等他突破元婴再说吧。”
    颜吴想想觉得也是,毕竟修为提升了是好事嘛。
    说话间,两人回到了破山门。此时的破山门,已经被鸿冥改进过了,不过改的都是他和颜吴的院子。颜吴想要温泉,他便去魔森林深处连同地脉一起给搬了过来,就连在他们院子后头。虽然地脉上沾染着极重的魔之力,但他们两人都不惧怕魔,倒是也无所谓。
    颜吴睡不惯破山门的床,他便连夜去内城搬了颜吴曾经的房子,直接给移了过来。第二日,绒年看见自家隔壁一个光秃秃大坑,狠狠骂了一句狗男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