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霖本来打算将?秦嘉树也放下车的,但看到秦正烨的目光全在?妹妹身上。同样?都是有家有室的男人,许国霖也去过不少次岳家,尽管都结婚好几年了?,可每次去岳家吃顿饭都觉得不自在?,也特?别懂在?岳家住的不适心理,便?留给小夫妻说话的空间,载着秦嘉树径自先回家。
    秦嘉树也乐哈哈哈的张嘴大?笑,吃了?一肚子的空气。
    “你是在?家里待得不自在?吗?”许娇娇笑。
    她可是知道?的,无论?多强硬的男人,只要去媳妇儿娘家大?都待不住,她不知道?秦正烨是不是这?样?,但终归没?有自己?家那么随意。
    “有点。”秦正烨没?否认。
    许父许母都在?家里,孙招娣也在?,秦正烨其实不会无聊,可他和许父许母稍微聊个?两句话还行,多了?实在?就没?话可说。
    也因此许娇娇一不在?,秦正烨就多少有点无所适从。
    许娇娇好笑不已,随即抬手鼓励的拍拍秦正烨的肩膀:“明天就走了?,坚强点撑住。”
    “好。”秦正烨也应下。
    小夫妻说着话走回家,许母已经在?准备晚饭了?,甚至许母还杀了?一只原本要留着给孙招娣坐月子的老母鸡。
    许母为孙招娣坐月子准备得很充足,光是老母鸡就足足养了?十多只,这?在?农村来说,绝对?算是大?手笔了?,也因此杀掉一只老母鸡,孙招娣也没?说什么。
    反正这?炖了?鸡孙招娣也是一样?的吃,少吃一点而已,她没?必要太计较让婆婆不高兴。
    再说了?,许娇娇和秦正烨住两天,小夫妻给家里拿的礼物可比一只老母鸡要贵重得多。
    她可是知道?的,许娇娇给许母塞了?五十块钱当零花。虽然那钱没?直接给她,可都是一家人,许父许母的钱不早晚都是给他们夫妻留着的,既如此不就等于是给她钱嘛!
    许家的晚饭做得很丰盛,吃得也很饱,夜里依旧早早的躺下休息。
    在?农村生活确实乏味,也怪不得没?计划生育之前孩子多,实在?是没?有夜生活,除了?造人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打算去苏城,去县城在?转车,怎么样?都得耽搁一天,秦正烨打算在?市里住一晚,也因此并?不急着出发。
    许娇娇打算午饭后?再乘车离开。
    “妈妈,我想去看狗子哥。”秦嘉树知道?下午要走,小孩纠结半天还是找了?许娇娇。
    许娇娇一拍脑袋,连忙叫上许国霖骑上自行车送他们去秦家村。
    秦嘉树把?礼物送给二狗子后?才回来。
    吃过午饭,一家三口从七仙村步行到镇上坐班车,到县城后?又迅速转车,到市里已经是傍晚,秦正烨先去火车站买了?去苏城的火车票,然后?才带着许娇娇他们去住招待所。
    市里的招待所比县城的要好不少,房间里有洗浴间,只是价格也贵上足足一倍。
    “火车票买好了??什么时?候的火车?”
    秦正烨点头:“明天早上十点的火车票。”
    “那还行,不用早起赶火车。”十点的火车,睡到自然醒就可以了?,招待所距离火车站也近。
    苏城和部队属于两个?方向,但从南省去苏城倒是只需要七个?小时?的火车程。
    一路摇摇晃晃,打打瞌睡,再看看外头的景色,在?晚饭时?间点到的苏城。
    “这?两天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们,你带小树自己?出去玩玩儿。”秦正烨出门前交代的许娇娇。
    “放心,我会把?自己?和小树照顾好的,你忙你的事情去吧!”
    许娇娇知道?秦正烨在?憋什么大?招,秦正烨离开招待所后?,她也带着秦嘉树出去玩儿。
    苏城属于古色古香的城市,居民住得也很有韵味,有水有山有意境。
    许娇娇带着秦嘉树,上午去了?寺庙,下午去游湖,晚上去听曲。
    别说,这?年头花点小钱旅游,享受到的待遇与后?世旅游的感受截然不同,一个?字来说那就是值。
    花五块钱吃顿饭,比后?来花五百块吃得都要好。
    而比起母子两人的闲情逸致,秦正烨却很忙,每天早出晚归。
    他一连忙碌了?三天,第三天夜里秦正烨才告诉许娇娇他事情办好了?。
    许娇娇对?此终于压不住满腔的好奇,侧头看一眼秦嘉树,小家伙在?认真的看书,就压低声音询问:“你把?他怎么了??”
    秦正烨眼神迟疑的看着许娇娇,半响:“我给他丢了?个?馅饼,送他进局子吃免费饭。”
    “真的假的?短短三天就将?他送进去了??”许娇娇唏嘘也惊讶。
    但想想这?男人可是男主,他又是军区的团长,孙子秉那个?人问题诸多,对?这?种人下套就跟猫抓老鼠似的。
    “嗯。”秦正烨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也间接证明,那姓孙的确实不是好玩意儿。
    但凡他没?有心动逐利追权他都不至于会出事。
    “得几年?”许娇娇挑眉。
    “不出意外的话最少五年。”
    当然他也不会允许有意外出现,让那孙子进去五年,都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厉害。”许娇娇夸了?男人一句后?就没?再多问,转身拿着睡衣走进淋浴间洗漱。
    而房间里坐着看书的秦嘉树也在?许娇娇去洗漱后?抬起头。
    秦正烨看着秦嘉树,秦嘉树也目不转睛的对?上秦正烨的视线。
    秦正烨挑眉,他一直知道?这?孩子聪明,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五岁多的小孩
    竟然比他以为的还要聪明。
    他这?是猜到了??
    半晌:“谢谢你爸爸。”秦嘉树和秦正烨道?谢。
    “……”秦正烨胸腔狠狠被撞击一下,本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但现在?看来,他并?没?有多想。
    这?男孩什么都懂!
    秦正烨耸耸肩没?多说,只是默默拿出一本书籍坐在?旁边看。
    等许娇娇洗完澡出来时?,就看到父子两人各自占据房间的角落看自己?的书。
    许娇娇擦着头发撇嘴:“在?家里也没?发现你们父子两个?这?么爱学。”
    秦嘉树上学后?,学习成绩很好,也喜欢看复杂的课外书籍,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抱着书本啃,也经常会和军区那群孩子出门玩儿。
    而秦正烨工作忙,许娇娇也忙,夫妻二人忙得也不怎么看书。
    “……”
    “……”
    父子两个?都默默抬头看许娇娇,然后?极默契的合上书本。
    许娇娇见此满意了?,擦着头发坐到床上:“苏城风景挺好的,既然都来了?,要不要陪你再玩两天?”
    秦正烨这?几天光去忙着给姓孙的下套,这?苏城的风景一点都没?看,苏城是个?不错的地方,下一次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许娇娇也想让秦正烨好好看看。
    “你学校就请假一个?星期。”秦正烨泼冷水的提醒许娇娇现实问题。
    “……”许娇娇郁闷的皱皱鼻子。
    这?几天玩得忘乎所以,她都快忘记自己?还是一名教师了?。
    假期不够,秦正烨没?有在?苏城玩的想法,一家三口只好踩着许娇娇假期的尾巴,买了?回部队的车票。
    第87章
    八二年的结束, 八三年开始,计划生育的消息不断传来,部队里的军属也都开始忙着在政策下达之前赶紧怀孕。
    许娇娇看着周围的人都纷纷怀孕生子, 就连已?经生了双胞胎的郭英子也不遑多让的揣上了孕肚, 羡慕又佩服。
    这?年头的生育风险可比后世还可怕, 生孩子可几乎都靠自己的。
    不?过大家似乎都没有许娇娇想的那种顾虑,郭英子、冯秀秀、陈来弟几乎都在前后脚的时候怀上, 还劝说许娇娇。
    毕竟家里只有秦嘉树一个孩子的他们多少显得有些孤单。
    “弟妹, 知?道?你和秦团长?上班工作?忙, 可这?马上计划生育通知?就要下来了,你家就小树一个,要生的话得赶紧再生一个。”
    “孩子的事情随缘。”许娇娇回答得很佛系。
    许娇娇对?生孩子这?事情确实是随缘,她和秦正烨夫妻生活一直很和谐,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避孕措施,可肚子就是没有消息。
    许娇娇也接受自己怀不?了的事实,秦正烨似乎也没没有再要一个孩子的打算。
    不?过这?一年的部队多了好多的小奶娃,许娇娇出门?随时都能看到大着肚子的孕妇。
    转年时,冯秀秀生了个八斤重的儿子,陈来弟则生了个女儿, 组成一个好字。
    郭英子家族大概有多胎基因,第一胎是双胞胎男孩,这?二胎则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乐得赵团长?走路都带风。
    这?军区孩子是多, 唯独双胞胎他家是独一份,现在还整了一对?龙凤胎出来, 就这?事,都够赵团长?吹牛吹几年了。
    当然大家都生孩子, 隔壁的楚小月也不?例外,她咬牙生了三胎,日夜盼着儿子,可惜三胎还是个女儿,生完后,楚小月人生似乎都黑暗了,也不?怎么管那?奶娃娃,许娇娇甚至三天两头听到陈团长?夫妻互相对?骂。
    许娇娇对?这?些事情都没太?在意,一家三口依旧过着自己的幸福生活。
    当然除了家里孩子少,没其他人家那?么热闹之外,他们一家的生活质量在军区也算是顶尖的。
    有些人说风凉话,说只有一个孩子不?好,但也有些孩子多的人羡慕他家日子舒坦,这?些事情,全看各人的想法了。
    而秦嘉树,大概是营养补上了,五岁后就开始疯狂长?个头,过十岁生日时这?孩子已?经快一米六了。
    许娇娇也从二十出头的年纪穿书,慢慢的到了快奔三的年纪。
    这?天许娇娇从学校下班买菜回家,看到一帮四五岁的孩子在附近玩耍,赵家的龙凤胎男孩也在其中。
    一群四五岁的孩子格外顽皮,不?嫌脏的在地上打滚,比赛谁滚得远。
    “许老师。”
    路上不?少孩子看到许娇娇都乖巧的喊人,许娇娇笑?眯眯的点头示意。
    “小逅,我是不?是说过不?许你去爬树?你把?我得话当耳旁风是不?是?”郭英子手里抓着竹条追她家顽皮的龙凤胎老幺。
    “漂亮婶婶救命。”龙凤胎小逅是个可爱的女孩,长?得可可爱爱的,脸颊上还有笑?窝。
    估计三个皮小子,唯独一个闺女的缘故,赵团长?和郭英子都特别的疼爱她,也使得小姑娘很是古灵精怪。
    许娇娇也很喜欢这?小姑娘,顽皮归顽皮,聪明?也是真的聪明?,还十分会懂得看人眼色,从会奶呼呼说话开始,就喊她漂亮婶婶,漂亮许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