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知道了他的到来一般,谢利尔还没有踏进王城入口,远远就看到正前方的喷泉池广场内,停着一辆十分豪华气派的马车。
    这辆马车一共由三匹通体纯白的骏马所拉,这三匹骏马的体型相当高大,四肢矫健有力,白色的毛发顺滑发亮,没有一丝杂乱。
    在马车前头的扶栏上,刻着代表着阿布科诺古堡的徽章,是王座和权杖相互辉映的图案,象征着只有最高统治者以及统治者所尊敬之人,才能乘坐这种马车的特殊寓意。
    谢利尔对这辆马车并不陌生。
    在他以占星神术师的身份,随赛奥一起参加莱伽圣恩学院举办的那一次伽西亚大舞会的时候,就曾坐过这辆华贵的马车。
    马车的内部远比外观更精美贵气。
    毫无疑问,这辆马车会停在主城的入口处,是赛奥特意吩咐后的结果。
    谢利尔对此倒是没有一点意外,即使他不用作为神明又或者是作为魔镜的全知能力,也能从公爵艾诺文被赛奥急速召回王城这事,将背后的弯弯绕绕预测得七七八八。
    没有谁比更清楚,在伯莎利顿国内,在那些看似普通不起眼的公民里,有多少是赛奥暗中培养的眼线。
    可以说从他出现在伯莎利顿国境内没多久,赛奥那边应该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到来。
    对方是个聪明的女人,并没有刻意打扰他,更没有试图催促他又或者是干预他。
    而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了不动声色的放任,将一切的选择权交给他。
    至于她自己,则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不将自身的存在感,冒然介入到他的视线里。
    谢利尔对于赛奥的这份自觉很满意。
    再加上对方是他曾经赐名之人的后裔,心里便也相较其他人而言,多了几分好感。
    神理应怜爱世人,对世间生灵不存有偏颇,而是投以平等的仁慈和怜悯。
    但谢利尔在黑夜神的之前,首先是谢利尔、是他自己,所以并不受到这份神性的束缚。
    也不需要掩藏自身的喜好和偏爱。
    说来,还有两天就是那位金发小可怜王子的成人礼。
    或许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小可怜了。
    毕竟对方笼络了不少势力,不再需要维持着当初那份柔弱又坚韧的伪装。
    两日后,会是十分热闹的一天。
    用胖乌鸦曾经的形容,就是一场复仇之战。
    主人公是美艳邪恶的王后,与备受欺压却坚韧奋起的王子。
    虽然作为神明,谢利尔对最终的结果早有预料,但是即使知道最终的输赢,也依旧对这场即将打响的王子复仇战怀有几分观战的期待。
    毕竟即使是既定的结局,过程也会千变万化。
    任何一点细微的选择,都能延生差异,从而演变出不同的过程。
    而这份过程的变化,对于谢利尔而言,就是一种乐趣。
    在谢利尔思索间,站在他肩膀上的胖乌鸦突然说道:“谢利尔谢利尔,你看从马车后面走出来的那个人是不是盖伊?”
    谢利尔闻言,顺着胖乌鸦所说的方向看去。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身姿挺拔的少年穿着莱伽圣恩学院的制服,在其他几人之中鹤立鸡群,是一眼就能被看到的存在。
    少年留着一头非常利落的黑色短碎发,额前的发丝略长,发尾在风中微微扫动,露出了英气十足的剑眉,平添了几分有些倨傲的贵气。
    整个人的气质一点也没有大主教继承人该有的那种沉然和高雅,反而像一头骄傲高贵的豹子,不受拘束,看着有些散漫,又有几分不好惹的、有些凶狠的桀骜。
    在谢利尔的视线落到少年身上的时候,对方也在第一时间看向了他。
    四目相对的刹那间,少年深棕色的眼瞳里迸发出巨大的光亮。
    下一秒,甚至来不及思考太多,身体就已经先于思维的,行动了起来,几乎是以最快的奔跑速度来到了谢利尔面前。
    或许是因为奔跑的速度太快,又或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明明只是十几米的距离,盖伊在谢利尔面前站定之后,呼吸却很喘,胸膛的起伏也分外明显。
    盖伊看着这只距离自己半米的黑发青年。
    不知为何,明明对方戴着面具遮住脸,一切也都是他熟悉的装扮,但是这一刹那间,他的心底竟然产生了一种对方距离他很远很远的感觉。
    这种距离感,并不是路面距离上的,而是一种看不见的鸿沟。
    一种不可触及不可再靠近的疏离。
    一切仿佛没有变,一切又仿佛完全变了。
    谢利尔还是那个谢利尔,但是身上的那种气质更神秘、更莫测,也更不可明辨和估量。
    像幽深的海,看不见底。
    却又有着溺死人的蛊惑。
    盖伊有些心惊,心里也莫名升起了一股没来由的慌乱。
    他强压这份感官直觉,深呼了一口气后,开口道:“你……”
    他张了张嘴,吐出了一个字音,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喉咙又像是突然卡壳了一样,好几秒都没有后续。
    意识到自己的掉链子,盖伊咬了咬,莫名有些气闷。
    等他看到谢利尔面具下带着轻浅笑意的眼神后,顿时耳根一红,胸口的那份气闷,也变成了一种有些恼怒自己不够淡定自若的羞赧。
    最终,在发现谢利尔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后,盖伊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颇有几分别扭的吐出一句:“好久不见。”
    他没有问谢利尔之前为什么会离开莱伽圣恩学院,尽管当初他在知晓这个消息后,几乎发了疯一般寻找对方的踪迹。
    谢利尔笑了一下,语气轻快而随意:“好久不见哦。”
    话落,谢利尔将目光从盖伊的脸上移到了对方的头发上。
    对方发根处的颜色更黑、更深,应该是将原本长出来的发色覆盖了没多久。
    或许是因为经常染发,少年的发丝看起来比从前更硬,也更分明。
    注意到谢利尔的视线聚集处,盖伊扬了扬下巴,说道:“我有遵守之前的承诺。”
    谢利尔见他一副就表扬而不自知的模样,眼底的笑意也浓厚了些,“那你很棒哦。”
    谢利尔像夸赞小孩子那般,就盖伊的阐述给出了肯定的赞美,尾音微微上扬,本就悦耳的声线落到了盖伊的耳膜里,让他刚散下去没多久的红晕,又弥漫上了耳垂。
    盖伊轻啧一声:“你这是什么语气。”
    然而他的话虽然是这么说,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谢利尔的言语内容,更因为在对方说完这话之后,那份一开始让盖伊感到有些疏离的气场一下就冲淡了不少,仿佛又回到了那在宿舍楼里,他从窗外爬进对方房间里时、与对方第一次见面的感觉。
    这么想着,盖伊唇角上扬的弧度又扩散了几分。
    “但你看起来似乎很高兴,”于是谢利尔毫不客气地戳穿他。
    末了,在盖伊因为他这话而微僵的表情下,谢利尔又好整以暇的继续说:“我以为你很满意我的回应。”
    盖伊偏过头,嘴硬的拒不承认:“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于少年的这份不坦率,谢利尔嘴唇翕动,正准备再说什么,随身携带的镜子就莫名发热了一下。
    谢利尔微微一顿。
    不用想,都知道是镜子里的那位神明在彰显存在感。
    谢利尔有些失笑。
    知道对方是在吃味,为他和眼前这个少年这自然到有些熟络的相处。
    盖伊等了几秒,见谢利尔没有声音,于是便将头移了回来。
    他深棕色的眼瞳凝着谢利尔,挑了挑眉道:“你在想什么?”
    谢利尔回道:“乖学生不该多问老师的事。”
    盖伊没有纠正乖学生这个形容,只是轻哼了一声,随后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还知道自己是占星神术老师呀。”
    谢利尔笑道:“我听得到哦。”
    盖伊脸一红,“听到就听到。”
    谢利尔拍了拍盖伊的肩膀:“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想赛奥王后那边,应该已经下令准备今夜的晚宴了。”
    盖伊看了谢利尔一眼:“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
    事实上,自从谢利尔从学院“离职”之后,他在打探对方去向的过程里,就不止一次想过,对方的身份绝对不只是一位占星神术师这么简单。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猜测在他心里的确切性,也越来越深。
    在这次重逢时,更是达到了顶峰。
    但是盖伊很清楚,有些事他不明继续再打听,也不能继续探究下去。
    并不是因为外界的因素,而是他的心里,他的直觉,在告诉他,继续探究的结果,只会徒增烦恼。
    在谢利尔面前,做一个装傻的人,反而比刨根问底,更有用。
    第119章
    阿布科诺古堡内。
    距离晚宴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宫廷女仆们就已经将作为晚宴地点的花园装点完毕。
    花园并不是露天的,在上方是像玻璃般的透明穹顶。
    从顶端往下,围绕了一串很长的、螺旋状的氛围彩灯。
    在花园右侧方向的一处二楼房间内。
    赛奥王后坐在铺着白鹅绒编织成的沙发上,静静等待着谢利尔的到来。
    在她正前方的圆桌上,摆放着一个精巧的沙漏,乳白色的细沙从中间缓缓滑落,昭示着时间的点点流逝。
    大概过了十七分钟,伴随着两道脚步声的响起,几秒后,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走进来的两个人,一个是戴着面具的谢利尔,至于另一个,则是以“利森维恩”示人的光明神。
    赛奥王后抬起眼帘,在看到谢利尔的这一刹那间,一股莫名的情绪像决堤的洪水,突然就朝着她的四肢百骸蔓延。
    恍然之间,她的脑海里闪过了几个碎片似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