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绵有些不明白,眨了眨眼,真诚问道:“花神不好吗?”
    露露皱着眉,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出于自身原因,从本质上并不看好所有花神,但面对阮绵如此懵懂的眼神,又不知从何说去,最后也只是啧了一声,含糊解释:“我是觉得世界上生灵这么多,没必要只盯着一个不放啊。”
    “你嘛......”她拖长声音,慢悠悠地讲,“你找一个懂你浪漫的人会更好吧。”
    81
    阮绵吸吸鼻子,没听懂她的意思。
    露露也不解释了,见他茫然的神情,起了坏心思:“哦对了,你可得注意一点哦。”
    “你天天去找花神,没想过对方反不反感吧。”她托住下巴,故意这么说,“万一人家根本不想见你,也不想收你的礼物,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提呢。”
    阮绵猛地警觉,眼睛瞪得浑圆,想也不想地驳回:“不、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呢。”露露见他这样更是来劲,眯起眼睛,笑容很是恶劣。
    “花神一直很在乎社交礼仪的吧,做人做事也很有风度,但你可是一再而再地闯入了他的世界诶,还招呼都不打的那种。”
    “没有边界感可不会受欢迎哦。”她冲着小羊晃晃食指。
    “万一他一直在觉得尴尬,只是不想告诉......”
    “才没有!”阮绵立即打断她,着急得原地转圈圈,但也掏不出什么好内容来驳倒她,只好用力跺跺脚,“不会的!”
    他气鼓鼓地叉着腰,停顿半分钟后又憋出一句:“你不要这么想他!”
    他这样子看起来真要闹脾气了,露露也就不再逗他,笑嘻嘻地又揉乱他的脑袋:“开玩笑的啦。”
    “你别当真。”她跳下木桩,又想起来告诉他,“哦对了,我还给你准备有礼物。”
    “但我没带在身上,下次见面再给你吧。”她朝阮绵挥挥手,“我感觉是你会喜欢的东西。”
    阮绵瘪着嘴,还在想她刚才那番话呢,闻言也没太大反应,不情不愿地同她挥手道了别。
    82
    阮绵后来想了整整一天。
    他琢磨过来琢磨过去,最后蹄子一合认定,觉得露露说的只不过是一种可能性。
    他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月亮湖边,对着水面认真地看了看自己。
    毛毛也卷卷的,脸也很干净,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可爱,不愧是帕帕恰山谷最好的小羊。
    所以阮绵便用力点点头暗自鼓气,说服自己一般人是不会讨厌这样的小羊的。
    而且,他在心里悄悄想。
    这种事情是不能妄下定论的,露露也不是花神,喜欢也好讨厌也罢,也需要当面问问先生才好。
    于是抱着这样必胜的心态,小羊雄赳赳气昂昂地巡视帕帕恰山谷,又开始囤自己乱七八糟的小礼物,把彩色的石头和死掉的蝴蝶都捡起来。
    他想今天去采小溪边上生长的小绿菊,之前路过的时候看到生了很多花苞,这几天应该会开得很好。
    阮绵想起来便有些开心,他很喜欢小绿菊,看起来像一个个重重的球,边缘也毛茸茸,被风吹得左摇右晃的样子笨笨的,像一只吃多了鲜草的小绵羊。
    想到这里时他的坏心情已经一扫而空,一路跳着来到小溪边,去选了快要枯萎的花,把变黄死掉的部分拆掉,一支一支地收进背篓里。
    而在这时,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以为是谁啊,又来偷东西了。”
    阮绵叼着小绿菊,动作一顿,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先把小花收好,再仰头看去,果然是那五只爱捣乱的小山羊。
    第12章 帕帕恰山谷最厉害的小羊
    83
    阮绵把小背篓背好,慢条斯理地解释:“我没有偷。”
    “你就是偷了!”山坡上的领头山羊刨刨蹄子,高傲地说道,“森林里的东西是大家的,你采了去献给花神,这就是偷!”
    歪理,实在是歪理。
    阮绵不理解他们的脑回路,也对这群羊没什么话可讲,起身就想走。
    “我们说是偷了那你就是偷了!”他的小跟班立刻叫嚣,冲过来拦住他,“你不会还想耍赖逃跑吧!”
    阮绵并不想起争辩,一声不吭地往森林边缘走。
    那羊便跑到他前面大叫:“我的角可是很硬的!会捅得你肚子很痛,你一只小绵羊肯定打不过我!”
    阮绵停下脚步,回头一看,确实是。
    他发现对方生得好高好壮哦,明明自己更年长,对方却感觉比自己大一圈,吃了什么才长成这样的呢,是因为森林南边的小草营养价值会更高一点哇,还是悄悄喝了牛奶......现在抓紧时间结交一点奶牛朋友还有用吗?
    84
    小跟班完全没意识到阮绵在走神,还在翘着脑袋嘚瑟:“看你那样子,肯定是怕了吧,我告诉你,只要......”
    他顿了一下,有些迷茫地转头问:“诶老大,他要怎么做我们才会原谅他啊?”
    “你是蠢货吗?!”山坡上的领头羊恶狠狠地骂他一句,“当然让他承认自己的错误,再把花花都还给我们就好了啊!”
    “对!就是就是!”小跟班连连点头,“乖乖听话!好好认错!”
    阮绵奇怪地扫了他们一眼:“可是,我没错啊。”
    “你就是错了!”领头羊爆吼一声,“你是小偷,抢了我们大家的东西,犯了错误还不承认,怎么会有你这种小羊!”
    阮绵被他突然的吼声吓了一跳,身子闪了一下。
    领头羊便以为他是害怕了,变本加厉道:“你再不认错,我可要拿小石子砸你了哦!”
    阮绵不为所动,想了想他们生气的点再哪里,越发越不理解:“你好,我其实有点想不明白。”
    他谨慎问道:“请问你是因为我采了花不高兴,还是因为我给花神送了礼物才不高兴的呢?”
    领头羊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不乖乖受气,还抛出个自己回答不上的问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定在原地愣愣地看他。
    阮绵等了一会儿,没听到答案,便接着说:“如果是因为我采了花,那前几天我来的时候看见你们也在咬着玩,为什么这种行为就可以被你们允许呢?”
    “如果是因为我将花送给了花神导致你们这么愤怒......那就更奇怪了。”阮绵歪着头,轻飘飘地说。
    “如果你们看不过去的话,也可以自己采了送他呀。”
    85
    领头山羊后退一步,羊脸都涨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阮绵脸上没露出任何挑衅或者沾沾自喜,一如既往以纯净的眼神望着他瞧。
    山羊一时间竟觉无地自容,且发觉自己根本没办法辩解,这花他们本来就不稀奇,今天来没事找事,只是为了膈应阮绵。
    至于花神......他们比起喜爱,对洛春更多的是敬畏。
    因为你看,花神他毕竟外表还是个人类,虽然对他们很好,但相处久了之后发现他其实不太喜欢与小动物亲密关系,那为什么要住在森林里呢,明明旁边就有人类小镇。
    再加上一整天又总是笑眯眯的,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总觉得很恐怖。
    于是以山羊群们总是口头念及洛春的好,实际又对他敬而远之。
    在见到沉默地献出自己的爱的阮绵时,又将他的行为都看做殷勤。
    所以他们便以此加深对小羊的唾骂,在喋喋不休的辱骂中,遮掩对自己的羞愧。
    86
    这时候的领头羊已经恼羞成怒,决定既然说不过他,那就用行为攻击他。
    于是他暴喝一声,将山坡上的石子陆续踹下来。
    阮绵反应很快,立即绕到小跟班身后,蹲下来拿他当挡箭牌。
    “嗷嗷疼疼疼——喂!”小跟班不爽地用屁股顶他,“你在对我干什么啊!”
    阮绵揪着他身侧的毛,心想长得壮确实是好啊。
    “抱歉喔。”他无辜地眨眨眼,“如果是平时的话就由着你们欺负啦,但我今天有点赶时间。”
    他浮现出笑意,但努力控制表情不让嘴角翘起来:“花神先生虽然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我发现他其实很爱睡懒觉诶。”
    “我现在赶过去,应该刚好能遇上他起床。”
    他话音一落,在场的五只山羊都愣住了。
    小跟班还傻愣愣地问他:“你等他起床干什么啊?”
    “和他说早上好呀!”小羊理所当然地回答,“而且,我们一晚上没见了诶,我已经开始想他了。”
    山羊:......
    “呵...哼。”领头羊好一会儿才找回颜面,酸溜溜地说,“你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就靠这些小把戏就能让他喜欢上你吗,你未免太天真。”
    “你只不过是一只绵羊罢了。”他哈哈大笑,“你根本不值得喜欢,也不值得被爱。”
    87
    话音刚落,领头羊自己都愣住了。
    这话太伤人,他本也不想说得这么难听,只是情绪上脑,又满脑子想着要让阮绵吃点苦头,嘴里和跑火车一样止也止不住。
    他后知后觉地有些担忧,但却要故作镇定、绷着表情,直勾勾地看着小羊从小跟班身后钻出来,颠颠背篓。
    ......然后就准备走了。
    “喂、喂——”领头羊有些慌了,跳下来喊住他,“你不说点什么吗?”
    阮绵停了下来,表情呆呆的,诧异地回望他:“诶?”
    “就是......”领头羊也不知怎么回事,支支吾吾地解释,“我刚才这么说你,你都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阮绵便听他的话,这才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他望向地面,表情难得严肃,来来回回把今天的对话想了一遍后,问道:
    “那个,你是不是生活不怎么如意啊?”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