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绵尾巴轻轻抖动了一下。
    38
    与此同时,洛春也在不知所措。
    小羊的毛太软了,轻飘飘的手感落在指尖,带着蓬松的香草坚果味道。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有些失礼,窗台对小羊而言有些高,就算要扶他上去,也应该先告诉他一声才对的。
    洛春的指腹摩挲,垂下头时恰好对上了小羊湿漉漉的眼睛,呼吸莫名停顿一下。
    他没由来地有些赧然,轻声道:“...抱歉。”
    39
    阮绵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偏了偏头,没有吭声。
    他有些不好意思再和花神对视了,于是转为盯着雨。
    阮绵平时能悄悄看很久的雨,今天却总是静不下来,滴滴答答,好像在他心里开了花。
    “雨大概要下很久了。”他们之间没有说话,先打破沉默的是洛春,“刚才凶了下我朋友,估计是他在闹脾气才会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呢。”
    阮绵对着窗外的枫叶慢吞吞地接受信息,一直看到眼睛酸痛了才眨了眨眼,侧过脸来好奇问道:“先生,你的朋友是雨神吗?”
    洛春撑起下巴,靠在窗台上,呈现出他平时不会有的慵懒来。
    他狭长的桃花眼眯起来,唇角微微上翘,露出一副半是好笑半是无奈的表情:“不是,他就是住在旁边雷泽利沼泽的混账小电龙。”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打雷下暴雨。”
    40
    阮绵长长地哦了一声。
    雷泽利沼泽紧挨帕帕恰山谷,小电龙在那边呼风唤雨,连带着帕帕恰山谷一起受灾,常年见不到太阳。
    洛春没在这个话题进行下去,转为对着小羊笑:“你今天应该是回不了家了。”
    阮绵抬起脖子,鼻尖抽了抽,脚步胡乱地踩上窗台,又怔怔望向窗外,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可是,果果......”
    洛春看着小羊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纠结,又想起来那只很爱吃坚果的松鼠,捏着下巴思索片刻。
    然后双手并拢,再张开时掌心中变出一朵蒲公英。
    “这样怎么样呢?”他弯弯眉眼,牵着蒲公英的茎干,递到小羊面前,“我可以让蒲公英去给你的松鼠朋友传信,告诉他不用担心。”
    阮绵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在窗台上来回踱步,脑袋围着这株蓬松的蒲公英转了几圈。
    洛春见他很感兴趣的样子,于是便悄悄弹指,蒲公英种子上的绒毛便都朝小羊的鼻尖飘去,惹得他咯咯笑起来。
    他一边由着蒲公英逗羊,一边留言,将前因后果和小羊留宿的消息都说了一遍。
    阮绵睁圆了眼睛,趁洛春不注意时轻轻呼了口气,细软的绒毛便灵活地朝左右摆了一下。
    阮绵觉得好玩极了。
    但是他不敢继续玩了,四肢都往后缩了缩,又做回了一副乖巧样子,一动不动地盯着洛春瞧。
    洛春把他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也不拆穿,只是噙着笑,让阮绵也给松鼠带句话,随后将蒲公英放进了雨里。
    花神其实是没有什么攻击性的神明,会的也只是一些简单的魔法。
    那朵蒲公英在离开他纤长的手指后,周身覆盖了一层发光的圆障,将雨都挡在了外面,顺着风的方向飘飘忽忽往森林深处飘走了。
    41
    洛春与小羊又安静地看了一会儿雨,感觉到已经很晚之后,便提议小羊去睡觉。
    “我帮你......”他这次谨慎了一些,想尽量少地触碰到小羊的身体,然而话还没说完,小羊已经灵活地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阮绵停住,圆润的眼睛对向他,摇着尾巴,等待洛春把剩下的半句话讲完。
    “没什么。”洛春摆摆头,收在袖子里的手一顿,但很快又笑起来,“小羊真厉害。”
    阮绵正准备往前走,听了这话脚一歪,差点摔倒。
    他回过头去认真地看了洛春一会儿。
    然后倒回来蹦跶了两下,都跳得很高,再昂首挺胸地绕着洛春走了几圈,最后停在了他的手边。
    42
    摸摸我摸摸我摸摸我。
    阮绵一边摇尾巴,一边眼巴巴地望着洛春想。
    43
    洛春感觉自己快要被攻陷了。
    大概整个异世界都没有生灵能抵挡得了他这样的视线,这应该是一只被热情、真诚和快乐浇灌出来的小羊,从他的眼里能窥见他世界的百分之一,堆满了鲜花、甜甜的糖果和无止境的爱。
    洛春莫名地有些慌张,强迫自己别开了视线。
    即使阮绵已经在他的右手边,仰起头就能碰到他的指尖,但花神还是避开了,挂着一张温和的笑脸,带他去了二楼的客房。
    里面是浅绿和米黄的配置,靠近床边有一张小桌子,桌子旁是一团软软蓬蓬的白色坐垫。
    洛春说他的房间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他。
    小羊点头,诚挚地和他说了感谢,也和他道了晚安。
    洛春嘴角上翘,告诉他明天见。
    44
    阮绵在洛春阖上门之后,还愣在原地两分钟没动。
    他先是在脑子里把今天的所有事情都过了一遍,努力回忆起和洛春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很开心地摇了摇耳朵,然后才退到房间里。
    他没有想睡床,浅绿色的床看起来太干净,阮绵担心自己的毛毛留在床铺上会不好打理,于是笔直走向那张和自己很像的坐垫,心满意足地团成一个圆。
    他今天过得很累,但是很快乐,入眠的时间很快,几乎是刚挨上垫子就困了。
    他迷迷糊糊,在即将睡着时感受到一小簇亮光,于是强打起精神睁开眼。
    眼前是一团蒲公英,停在眼睑的位置,带着潮湿的雨气,散发着微弱的光。
    阮绵好奇地往前凑,鼻尖碰到外面包裹的圆壳,屏障便轻而易举地散开,洛春的声音随着蒲公英一起展开。
    他对小羊说:“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小电龙:没想到吧!是本大爷哒!
    另:这一头的花神删了又删认真录了五分钟语音,生怕自己让小羊感到不适了,谁知道等蒲公英飘过去小羊都快睡着了呢(笑
    再另:元宵节快乐~有多余的海星也可以喂一点给小羊吗?他会玩得很开心:)
    第6章 我认为这是缘
    45
    虽然说了明天见,但是洛春醒来时,小羊已经走掉了。
    下了一晚的雨,早上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泥土腐败的味道,洛春敲了客房的门,没有羊应。
    于是洛春犹豫着下楼,在窗台旁的书桌处看到小羊留在客厅的东西。
    昨天破破烂烂的篮子被阮绵修修补补,贴了块粉红色的布,勉勉强强又能被他叼住。
    篮子里面装着一丛蘑菇、新鲜的草、尾巴是金色的小鱼、石头串成的手链、连带着树枝脆叶的野果子、还有一小把还沾着露水的蓝色小花。
    也不知道是废了多大力气才找到这些东西的。
    小羊还留了字条,很认真地感谢洛春留他过夜,谢谢洛春甜甜的梨子糖水、软软的垫子、还有会发光的蒲公英。
    蒲公英的蒲他不会写,起笔之后又划掉了两次,最后无奈之下写了个拼音,在旁边拙劣地画了一朵蓬蓬的花。
    46
    洛春拿着纸条一时失笑。
    小羊的思维一向是奇怪的,他这时还没理解到这所谓的“垫子”指的是什么,只是先把篮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收好。
    他还是新搭了个木架,把乱七八糟且还有那么一点观赏价值的东西先堆上去。
    小鱼被装在罐子里,这种低级生灵还没有自主意识,能被小羊轻松抓住说明它生存能力大概是极低的,洛春准备先找个大鱼缸把它养起来,大一点之后再放生。
    小羊留下来的纸条也被他收起来,洛春标了一个日期,贴在了架子旁的墙上。
    他在篮子里找了找,没看到有蜂蜜,于是猜测小羊可能还会过来一趟。
    他这样一边想着,一边顺手把篮子修好。
    对于花神来说,这项魔法着实简单,只需要敲一敲篮子的边缘,死去的藤蔓便扭动起来,灵活地绑在一起,将原有的缺口补上。
    洛春将篮子提起来打量,角落里的花落出来掉在他手上。
    他一时没来得及避开,于是原本鲜艳的花瞬间枯败,连同萼片上晶莹的水珠一起变成枯黄色。
    这株花便如此轻易地死去了。
    洛春的手指一顿,伸手去谨慎地触碰枯萎的花束,想拿去丢掉,又有些犹豫。
    他抿着唇,犹豫再三后,将这束花藏在了木架最里端的角落里。
    47
    花神在这个季节通常是不忙的。
    十一月过去,帕帕恰山谷就还剩几株腊梅,不用洛春去催,它们自己也知道开。
    洛春撑在窗台,百无聊赖地对着入口发呆。
    他持续在暗示自己小羊今天还会来,脑内重复响起小羊和他说的“明天见”,期待入口处蹦出熟悉的身影。
    但是当这个“熟悉的身影”代指自己的老朋友小电龙时,洛春还是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你怎么回事啊?一天天的真就这么不待见我?”小电龙纳闷地冲他抱怨,“先下二两雨解会儿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