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儒却并不满足:“如果我没有味道,你就认不出我了?”
    路杉仔细想了想,那倒也不是。颜儒哪怕没有体香,只是站在那里,浑身也散发着独特的气场——路杉将其称为逼王气场。
    但这话可不能说出来。路杉憋着笑,用屁股撞了一下颜儒的腰,只赶紧哄道:“不管怎么样都认得出来,我怎么会认不出来你?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了。没有人会认不出来自己最爱的人。”
    颜儒这才高兴了,像只被顺毛撸了的大狗,将下巴枕在路杉的肩膀上,松开手,低声哼起了歌儿。
    路杉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变好了点儿。
    路杉:“你很高兴?”
    颜儒眼里带着笑意,瞥了路杉一眼:“马上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媳妇儿了。”炫耀的劲,简直遮也遮不住,路杉捂着他的嘴巴,不让颜儒乱说。颜儒的眼珠子却滴溜溜转着,那骄傲,那满足,嘴巴被堵住了,又从眼睛里飘了出来。
    路杉拉住了他的手,感觉心安了。这才有时间朝宴会厅里瞧,却见之前那位气场十足的女士已经走到了角落,一个人斜倚着柱子站着,背对着这边,只能看到她挺拔的脊背。
    显得有点孤独。
    颜儒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你认识她?”
    路杉:“不认识。”又喃喃道,“她好像很寂寞。”
    颜儒:“为什么?”
    路杉:“她孤零零一个人。”
    颜儒捏了捏路杉的耳朵,这是他安慰人时特有的方式,“她叫陆蔷。她并不寂寞。”
    路杉顺势靠着颜儒的脖颈,两人脸挨着脸,路杉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她这个样子,竟然觉得好心疼,我明明不认识她。”
    颜儒耐心解释道:“陆蔷是个很有手段的女人;睿智、果决,她是陆家的家主。在她之前,陆家从来没有出现过女当家。她是天生的王者,王者从来不需要抱团,这不是寂寞。她不屑于参与小团体,也从来不信任所谓的联盟。”
    路杉:“她是做生意的,没朋友怎么行?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
    颜儒:“很多年前的事儿了,她好像被什么亲近的人背叛了。从此以后就离群索居,不再接纳新同伴。我的母亲是她多年前的好友,这才算有些交情,不然一般人请不动她,她从来不参加宴会。”
    正说着,颜太太便离开簇拥在她身边的人群,径直走向了陆蔷身边。两个风韵犹存、气场强大的女人站在一起,低声交谈了起来,画面一时间完美如油画。
    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陆蔷转过身来,顺着颜太太的指引,恰巧与正在看着他的路杉双目相接;路杉关注了陆蔷这么久,终于得到了她的关注,两人眼神碰撞的一瞬间,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一时间,仿佛洄游的鱼群重归故里,春天的微风拂过冻结的土地,金腰儿此起彼伏地盛开,路杉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那是灵魂悸动的呐喊。
    陆蔷也呆呆的望着路杉,仿佛陷入了梦魇,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惯冷淡的她脸上,其实有一些滑稽。但路杉已经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他甚至有些窒息了。
    颜儒:“怎么了?”
    颜儒关切的抱住了自己的爱情,轻轻的为他的胸口顺气:“不要害怕。没有什么事儿。整场宴会,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
    路杉刚想解释:我不是因为宴会而紧张;颜爸爸却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与颜太太对视,示意可以开始了。
    颜太太便抱歉地对陆蔷笑了笑,走了过来,挽住她家老颜头的手,走向礼台。
    颜爸爸这时候才真正像个大家族的家长了。他威严的站在台上,声音低沉,“欢迎大家来参加今晚的宴会。”
    大厅里的人纷纷停下了交谈,仔细听他说话。
    “……今天邀请大家来,主要是为了介绍一下我们家的新成员。”颜爸爸示意路杉上台,颜儒拍了拍爱人的肩膀,路杉回过神来,跟着颜儒,走到台上去。
    颜儒稍微退后一点,却始终陪伴在路杉身边。低下开始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这是路杉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被这么多人议论着:原来即使有线下的活动,很多观众的重点其实也是放在游戏上;而此刻完全不同,台下几百双眼睛,全部凝视着路杉,他们在怀疑、在揣度:这个陌生的男孩儿,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如此郑重的被纳入颜家?是不是要变天了?
    颜爸爸咳嗽了一声。低下的议论声便停了。
    “他叫做路杉,是我儿子的爱人。我希望大家以后像尊重我一样尊重他。今天过后,他便是我们颜家的孩子。我会尽我这把老骨头的全力,像保护颜儒一样来保护他。”
    这话说的有点不客气,甚至有示威的含义在里面。
    颜爸爸这话一出,那些心理怀着小心思的人都消停了,大家不再用怀疑、审视的目光看着路杉,现在甚至带着一点微小的羡慕——业内谁人不知,老颜头最是护短,得了他的青睐,台上这个面生的年轻人必定平步青云。
    也不乏有人惊讶:颜家这种大家族,怎么放任自己的继承人当同性恋?这样也就算了,还真的让他的同性爱人登堂入室,彻底纳入了自家的羽翼之下。
    看来说老颜头爱子无度,真是有道理。
    既然老颜都这么说了,宾客们还是配合的鼓起掌来;这便算接纳了路杉。只有一个人例外——陆蔷听到路杉的名字那一刻起,便怔怔地站在原地,不仅没有鼓掌,眼里竟然还渗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