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誉没有健过身,但本身不胖,再加上男生普遍体脂低,所以身上该有的肌肉线条他都有,只不过不太明显。
    “阿晏,想不想练个腹肌?”
    肖誉没这个想法,哄道:“你先松开我。”
    季云深没松手,弯着腰吻住他的唇,轻轻地厮磨,没有太多情欲,大多是温情和怜惜。一吻结束,肖誉的皮肤白里透红,耳朵更甚,衬得蓝宝石耳钉更加鲜亮。
    季云深调侃:“让你偷懒不涂防晒,晒红了吧。”
    小黑猫张嘴在季云深胳膊上咬了一口,牙印圆润整齐,还能看出两颗小虎牙位置——季云深很满意。
    “走,去打排球。”季云深、想拽他起来,“好不容易出来度假,你不会要在躺椅上过一个礼拜吧?”
    未尝不可,肖誉腹诽。
    “我就不去了,咱五个人分不成两队……”
    季云深把他从躺椅上打横抱起来,放到沙滩上,那动作让他联想到端起树苗,立在坑里,不禁笑出了声。
    “没事,第一局让丁颂跟咱们,第二局跟周允诚,保证公平。”
    肖誉想问问丁颂的意见,结果发现丁颂在和远处躺椅下的女孩聊天,得,这次二对二,肯定公平。
    然而季云深没想到,真正打起来时,肖誉却和周允诚一队,虽然体力上不占优势,却是思维缜密,打个沙滩排球好像在做数学物理题,把场地距离和受力什么的算得明明白白,以三比零的成绩碾压性胜出。
    他们一共五个人,吃完饭时分了两桌坐。
    原因是季云深和方知夏互相埋怨斗嘴,都觉得刚才输比赛是对方的锅,两个幼稚鬼吵得不可开交。
    反观肖誉和周允诚就相处得十分和谐,本来在自助台选餐,结果被季云深和方知夏一人领走一个,丁颂就像爸妈离婚纠结跟谁走的孩子。不过季云深是现任老板,略胜一筹,于是丁颂坐在了季云深那桌。
    “季总,咱哪天回去啊?”
    季云深还沉浸在输比赛的阴影里,用叉子把意面卷成恶心巴拉的一坨:“你问这个干嘛?想回去了?”
    丁颂察言观色:“不是,年初九就得上班了,我还想拿全勤奖呢……”
    “没出息,”但作为老板,季云深很是受用地笑了,“甭担心考勤,反正周允诚也不在公司了。”
    丁颂灌了一口啤酒,把心搁肚子里了,过一会儿又问:“那您告诉我哪天回,我好做准备啊。”
    “不知道,没定下来,”季云深忽然不想吃面,从肖誉盘子里叉走一块小蛋糕,“机票也没买呢。”
    “哦……”
    “你没买机票?!”肖誉突然出声,拧着眉毛看向季云深,“回程的机票你一张都没买?”
    “怎么了?”季云深不明所以,“等玩腻了再买呗,不着急。”
    肖誉深吸一口气,打开订票软件,瞬间两眼一黑,“啪”地把手机扔到季云深面前:“现在贵了三倍。”
    丁颂一看自己闯祸了,且情况不太妙,借着去加餐的名义溜去了周允诚那桌。
    那句“贵就贵呗,又不是买不起”差点脱口而出,季云深后知后觉肖誉的意思,庆幸自己刚刚闭严了嘴。
    “忘买了,我的错,”季云深把人搂在怀里揉了揉,“好阿晏别生气,下次我就记得了。”
    肖誉不禁哄,马上软化:“钱不是大风刮来的,谁愿意当冤大头?”
    “对,咱不当冤大头!”
    晚上洗过澡,肖誉赤脚穿过房间的地毯,单腿跨坐在窗棂上,边喝奶啤边看月亮。
    小岛植被覆盖郁郁葱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温暖如春。晚风拂过,好像在耳边轻诉大海和沙滩的爱情故事。
    浴室水声停了,一阵窸窣过后,肖誉感觉到带着热度和檀木香的躯体靠近,脚步声临近,他放松了身体往后一仰,稳稳撞在季云深胸膛,而后被季云深用手臂圈了起来。
    “要是我走得慢了,你得摔个大马趴。”
    肖誉晃晃脑袋:“你不会让我摔了。”
    他喝了半罐奶啤,唇齿间麦芽香混着牛奶的甜香,似是不自知的引诱,又是明目张胆的邀约。
    “好喝吗。”季云深凑近嗅了嗅,“阿晏是不是醉了?”
    “好喝,”肖誉闭上眼,后脑顶在季云深胸前,抬了抬下巴,“有啤酒的清爽,也有牛奶的顺滑——你尝尝。”
    吐息交织,甘甜炙热,两个人的鼻尖碰在一起,亲昵地蹭了蹭。肖誉的气息最先乱了,伸长了脖颈去寻季云深的唇,两唇相贴,季云深迅速收网,猎到了最合心意的小黑猫。
    是有点醉了,肖誉想,不过奶啤的度数可以忽略不计。
    月亮躲在云层里偷看,树木摇晃枝叶为他们呐喊,海风把他们的热烈带到世界各地,大海与沙滩赤诚也不及他们半分。
    第97章 独立共生
    在小岛待到年初八,周允诚接到了曲玉竹的电话,说是管弦部有位乐手要离职。他最忌讳排练中途换人,挂了电话立马收拾行李,订机票飞回欧洲,要亲自和那位乐手聊聊。
    那天接电话时,方知夏正没心没肺地和肖誉在沙滩上互相埋,他不想影响方知夏的假期,所以只和季云深说了一嘴,就自行离开了。
    肖誉以为方知夏知道后得边哭边回去找周允诚,谁承想,方知夏镇定得很,没事人似的跟他们一起玩。只是晚上非要换一间房,又不想自己住,最后去了丁颂屋里,半夜又闹胃疼,看着多少有点分离焦虑症,没玩两天也找季云深订机票回欧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