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
    囚黄露出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一手,那种恢复力简直让他难以想象,而且这些锁链上传来的力量也堪称恐怖,不仅将他束缚的死死的,甚至还在不断举起着他的力量,让他无法恢复。
    可能是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还有囚黄身上那强烈的上位超凡级气息,驻守在此方世界内的诸多存在也是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奈法亚、耶萝、瘟疫等人,还有先前被张小满临时送过来避难的逆央和幻彩,甚至就连刚刚得到消息的林思思和苏长卿也都赶了过来。
    “他……他是……囚黄!?”
    作为星纹这一行业的大宗师级人物,幻彩当然是认得囚黄的,她在见到对方的第一时间就瞪大了眼睛,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星纹体系创始人被称为窃天者的囚黄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可是对方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这真的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可是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更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只见囚黄被张小满的力量所压制在这片空间里面,他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仿佛也是感受到了这一点,知道自己这回必死,囚黄所幸眼中闪露出一股疯狂,他陡然凝聚起全部的力量,这是透支生命所形成的最后杀招,望着众人狰狞地笑了起来:
    “主宰不可欺辱!你们也别高兴的太早了,竟然你们把我逼到了这一步,那大家就一起走吧,虽然不知道魔姬为什么对你那么看重,但只要杀了你,总归是能够影响到她的计划的!一起死吧!”
    他说完不待张小满回应,直接就开启了自爆,恐怖的能量先是向内收缩,然后瞬间又朝着外部释放开来,感知到这股波动的众人全都惊骇的睁大了眼睛,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将自己吞噬。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如同预料中的那般发展,这股自爆的力量在刚刚形成的刹那,在即将淹没到众人的一瞬间,突然毫无征兆的静止了下来,就那么悬停在他们眼前,而后猛地朝着一个方向汇聚。
    众人回过神来,抬眼看去的时候,发现那些力量汇聚的方向,原来是张小满的所在,它们就像是被强行拉扯过去一般,压缩在其掌心,形成了一个漆黑的小球。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众人直到这时候才堪堪回神,脸上是错愕、惊恐、崇敬等情绪交替,就连逆央这个实力最为强大的巅峰中位神也是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看向张小满的眼神里也变得无比复杂,只是百年时间,这个当初还只是凡人的小子,如今竟然已经修为到了这个地步,抬手便将一名修为如此强大的主宰的自爆给轻松化解,这份力量,实在是匪夷所思。
    张小满则是轻轻松了一口气,实际上他并没有表现的那么轻松,他现在虽然很强,但还不可能做到如此轻易就破除掉囚黄的自爆,多半还是靠的自己身为原界之主的权柄,如若不然自己这边的这一帮子星盟最强战力,可能就要真的被一网打尽了。
    一名主宰的陨落,对于整个宇宙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伴随着囚黄的死亡,点点星光跟他生前所在的位置飘散开来,即便他已经进行了自爆,但仍残留于有大量的能量向着外界溢散,张小满只是扫了一眼便心中惊叹,那些星光竟然是无数的星尘,其数量之多简直难以计数。
    没有去阻止这些星尘的飘散,而是任由其融合在了原界空间当中,张小满在这一刻只感觉神清气爽,如此数量庞大的星尘,直接让原界的界值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如果说以前的原界相比较第一宇宙和第二宇宙来,仅仅只是一个附庸的小空间而已,那现在,在吸收了囚黄的力量后,它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能够跟其他世界相提并论的“宇宙”。
    张小满抬手虚空一抓,一道彩色的丝线被他凭空抽了出来。
    这是囚黄的道果,伴随着他的陨落,本应当消散在这片宇宙当中,然而张小满身为原界之主,凭借他如今的权柄,很轻松就将这份道果给提取了出来。
    随着意念的转动,那道彩色丝线飘向了远处的幻彩,张小满的声音也紧跟着传入了对方的脑海中。
    “在混沌空域,还要感谢你的帮助,这些是我的一点心意,还希望你收下,另外星盟的大门愿意为你敞开,如果你想要在修行之上更进一步的话,那就来找我吧。”
    幻彩闻言整个人已经傻了,呆呆的看着那道彩色丝线飘向自己,然后融入进自己的体内。
    她怎么也没想到,张小满的实力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能够轻易将已经陨落的主宰的道果给凝聚出来,并且赠送给自己,要知道那可是囚黄的道果啊。
    别说对方是一名如此强大的上位神,单单只是其星纹体系创始人的身份,这份道果就已经是无数像她这样的星纹师所梦寐以求的东西,尽管她先前曾经在魔姬的帮助下烙印出了第六道星纹,但对于这份汇聚了囚黄毕生星纹心得的道果,她仍旧是可望而不可及。
    没想到张小满如此轻易就将这么大的造化给了她,这份谢礼实在是让她受宠若惊。
    得到好处的并不只幻彩一人,张小满伸手在虚空连点,数颗闪烁着令人心醉光芒的道果就这么被他给抓了出来。
    这些都是凝聚了囚黄生前在修行的各个领域的毕生心得,每一个拿出去都可谓是能够震动整片星域的存在,然而现在却像是批发一本被张小满一个一个送给了在场的众人。
    奈法亚,耶萝,苏长卿等人都得到了天大的好处,就连逆央也有所收获,距离跨出那至尊级的最后一步又更近了一些。
    “想不到囚黄的力量竟然让原界成长了如此之多,如果我将外面的那些失魂者都抓进来的话,岂不是……”
    张小满心中一动,一个念头忍不住冒了出来。
    不过他很快就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别的不说,单就这困难程度就绝对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要知道那些失魂者可不是什么能随意让人拿捏的小喽喽,那可都是在数十上百万年前就已经成就上位超凡的真正大佬,是这个宇宙的顶尖存在,就算张小满现在也同样达到了上位超凡级,并且还掌握了运用禁断之力的方法,就算那些人现在都不复巅峰状态,但他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有把握稳稳拿下他们。
    抛掉了这个念头,张小满平复了一下心中,将注意力重新收了回来。
    现在可还没有到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可没有忘记,原界外面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呢,魔姬还在对付那些失魂者,自己现在可不能耽搁大意了,必须要马上赶回去帮忙才是。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籽籽她还好吧?”
    然而,在场之中还有一位比张小满要更关心混沌空域那边的事情,自然就是逆央了。
    “魔姬前辈她实力强大,又有锁魂阵辅助,想必不会有危险,你放心,我现在就出去帮她。”
    “我跟你一起去!”
    张小满摇摇头道:
    “不可,此行凶险,我有原界在,随时可以返回,你若是被那些失魂者缠上,很难脱身,况且我这边后方也需要人照应,逆央你先留在这吧,顺便帮我注意一下魔族的动向,外面的魔潮可还没有停息呢。”
    “可恶!”
    逆央恨恨的一捏爪子。
    不过它虽然看上去很不服,但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逆央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在面对至尊级别的对手时,根本帮不上忙,反倒还有可能成为拖后腿的对象,之前那么一说也只是情绪使然,所以也就没有坚持。
    不过这也不代表它就什么也不做,刚刚获得了囚黄的一部分修行道果,逆央也是收获颇丰,它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强行突破一波,看能不能达到那个层次。
    张小满快速给众人布置了一番任务,是关于对抗魔潮的。
    虽然他现在已经找到了魔潮的源头,但在未彻底解决掉这些麻烦之前,魔潮本身并不会消失,他自己甚至连分身都法术,外面的事情只能交由别人去完成了。
    在现在星盟也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庞然大物,还有逆央这种级别的大佬坐镇,应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张小满在布置好了一些事情之后,就重新闪身离开了这里,自从他能够不通过树下之门随时随地进出原界空间之后,有一个最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只要脱离战斗,那么他几乎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快速补充自己的状态,这一点放在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用的手段。
    当张小满再次出现在混沌空域边缘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重新恢复到了巅峰,正当他准备出手帮助魔姬时,眼前所见到的一幕却是让他忍不住瞳孔收缩。
    只见眼前的这片空间中,哪里还有一开始那死寂沉沉的模样,所有的一切都在剧烈的抖动,肉眼可见到无数条裂缝向着四面八方蔓延,接触到的任何事物全都跟随着分裂崩解,就连那些代表着混沌空域的紫色光芒也不例外。
    张小满没有办法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景象,就像是一本漫画被强行撕成了碎片,那些紫色的混沌空域在被撕碎后所剩下的残留场景让他根本无法描述,这已经是一种不可名状之景色。
    然而,即便是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认知,但有一点张小满还是很清楚的,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那么整个世界恐怕都会将彻底不复存在。
    “大崩溃!?”
    下意识的,一个词出现在了他的心中,即便是从来未曾经历过,但在见到了眼前的这副场景后,张小满也能够瞬间明白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大崩溃,到来了!
    “怎么会这样……”
    张小满眼神一凝,随后立即想到了那些逃出去的失魂者,果然如同魔姬所说的那般,在两个宇宙相融合的这关键时期,也是最容易产生问题的时刻,仅仅是因为脱离了一部分的失魂者,竟然就直接触发了宇宙的大崩溃。
    “魔姬!”
    张小满转头看去,顿时脸露惊容。
    此时的魔姬早已经不付先前那从容淡定的模样,她的全身都被鲜血染红,正半跪在残破的锁魂阵中,一副已经快要透支到极限的样子。
    而另一边,在她的身侧,十数名失魂者被其脚下所散发出去的黑色铁链牢牢束缚住,无论如何挣扎也挣脱不了。
    “魔姬!快放开我!你想死别拉着我们!”
    “魔姬!事情都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为什么你还要苦苦相逼!”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魔姬!我要杀了你!!”
    “……”
    这些人或是咒骂,或是恳求,或是一言不吭的发动神通,想要挣脱,但全都没有效果,魔姬始终不为所动。
    与此同时,他们还要不断的躲避周围出现的裂隙,有几个倒霉的没来得及闪躲,被那裂隙蔓延到身上,顿时他们的身体就像是直接被撕裂了一般,跟随着这个世界的背景一同湮灭,连一丝恢复的可能都没有,就这么陨落了。
    场中的失魂者足有十多人,而如今他们全都被魔姬一个人用黑色铁链给束缚在空中,很难想象后者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壮举的,同为上位超凡级,魔姬竟然能够一人对抗如此之多的敌人。
    张小满知道,这其中肯定也少不了锁魂阵的功劳,可这并不能掩盖魔姬实力的强大,毕竟这一位如今的实力可是仅次于当年的魔主,说是一句整个宇宙最强之人也不为过。
    那边,魔姬在看到张小满出来之后,也像是松了一口气,就连原先紧皱的眉头也略微有了一丝的放松。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魔姬之死
    张小满可以看出来,魔姬虽然力抗十数名失魂者,但是却并不轻松,双方暂时形成一种僵持局面,不过并不能持续太久,他可以感知到魔姬所消耗的巨大能量,相信这一点那些失魂者同样也心知肚明。
    只是现在的情况并非是简单的对峙消耗了,大崩溃的降临让魔姬这边似乎多了不小的胜率,那些恐怖的撕裂效果就连强如主宰级也无法幸免。
    张小满见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喜的是这些失魂者的威胁有了一个处理的方法,忧的自然是那突如其来的大崩溃可能带来的未知破坏了。
    “极星,快!将他们收入原界!”
    那边,魔姬突然朝着这里飞了过来,一道意念同时传入了张小满的脑海内。
    “什么!?”
    张小满闻言一惊,目光诧异地看向对方。
    只见魔姬竟然直接崩断了缠绕在身上的锁链,就这么毫无征兆的从锁魂阵里面冲了出来,原本便残破不堪的锁魂阵顿时分崩离析,整片空间也抖动的更加猛烈了。
    张小满不知道魔姬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想要通过原界来杀死这些失魂者吗?可是这样一来,魔姬也已经离开了锁魂阵,以锁魂阵现在的状态来说,大概率是直接崩溃无法修复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锁魂阵本身的作用就是用来镇压这些失魂者,如果失魂者都已经死在了原界的话,那阵法自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只是有一点魔姬恐怕不清楚,想要将人收到原界里面并没有那么简单,必须要是没有任何反抗的目标才行,而这些失魂者虽然都暂时被束缚住了,但是并没有失去意识,同时他们也在不断地进行挣扎,这种状态下的目标自然是收不进去的。
    眼见着魔姬就要过来,事态紧急,张小满也不能再耽搁,他当机立断,立即兑换了一颗世界树分株的种子,又使用原初之力创造出一片土壤,而后将种子给种了进去。
    魔姬这时候已然抵达张小满身边,在见到对方的这一番操作之后微微一愣,旋即便又明白了过来,开始一边控制着那些锁链牢牢捆缚住失魂者们,一边等待起眼前的世界树分株长大。
    张小满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利用树下之门来带那些失魂者穿越到原界了,而树下之门的生成又需要一定的时间,整个过程从种子破土一直到生长完毕大门出现,大概需要数分钟左右,就连他也不能加速。
    周围的空间一寸寸碎裂,可以明显感觉到那碎裂的速度正在呈几何倍数增加,仅仅只是这么一小会的工夫,整片混沌空域边界几乎就都受到了波及,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整片宇宙都会崩溃。
    张小满手中原初之力再次凝聚,将身前的空间拉升,企图利用这种方式来延缓崩溃的速度。
    然而这么做的结果是徒劳的,大崩溃的进行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即便是他身前的空间已经被无限拉升,但是依旧无法阻挡崩溃的蔓延,崩溃仿佛是一个恒定且无法改变的事实,完全不受到空间距离大小的影响。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漫画书内的人物再怎么努力,也始终无法改变漫画书被撕毁的无奈,连同书页都撕碎了,里面的人物再怎么施放技能也不会起到半点作用。
    张小满现在就有这么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知道,想要阻止这一切的话,那就必须要把这本“书”给修复才行,那恐怕需要的是一种他也无法企及的力量,甚至就连一旁的魔姬都做不到。
    “现在第一宇宙和第二宇宙已经开始了融合,这一次的崩溃必然会将两个宇宙都卷入进去,难道我要启动撤离计划了么……”
    张小满的心中在这一刻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就目前的局面来看,大崩溃很快就会彻底吞噬两个宇宙,自己如果想要保住自己亲手所建立起来的一切,那就只能启动撤离计划了。
    所谓的撤离计划,实际上就是他起初在实力破弱时候所留的一个后手,那时候的他还未曾达到超凡级,为了保住人类以及星盟,他做了最坏的打算,在局面所无法挽回的时候,尽可能的将所有的人全都撤离到原界当中。
    只要回到原界里面,那他就不会惧怕任何人,只是这样一来,原界内的种族和文明就很有可能陷入到一个彻底封闭的状态,以至于难以再继续发展。
    毕竟当时的原界还很小,界值相对于第一宇宙和第二宇宙来说,充其量不过算是一片小型空间罢了,好比池塘和大海的差别,试问一片小小的池塘里又怎么可能造的出万吨巨轮呢。
    此刻,张小满双拳紧握,身体紧绷,注意力集中在崩溃的空间上,如果到了最后一刻还是不可为的话,那他也就只能行此下策了。
    “别紧张,我们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