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乔不知道的是,那些个亲戚,在她和沉临洲说话时就八卦开了。
    “那是月桥男朋友?不对不对,她说没谈恋爱。”
    “个子好高,看着也蛮帅的。”
    “哪儿帅了?脸都看不清。”
    ……
    “欸,岩山,你认识那男的不?他是不是在追你姐?”
    池岩山被太阳晒得眯起眼,听到这句问题,久久未作声。
    认识吗?算不上。
    见过两面,但关于他的印象,都是通过旁人描述而成形的,也不具体。
    追求?那更不是了。
    他给予池乔的一切,是以“资助贫穷生”的名义。
    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不清楚,只是知道,他们的纠葛乱得剪不断理不清。
    这时,池乔折返。
    她跟载他们来的亲戚说:“我朋友恰好路过,我们就搭他的车了。”
    “行嘞。”
    她压低声和池岩山交代:“我跟他去庆城,你别告诉爸妈。”
    “这么快?你才只在家待了两天。”
    “有工作。”
    他不满也无济于事。
    池乔坐到副驾。
    出于礼貌,池岩山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沉临洲性子比较冷,尤其是应付没有利益来往之人,故而就是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说好听点,是有分寸感、边界感。
    说难听点么,则是倨傲。
    落在对他素有成见的池岩山眼里,毫无疑问,是后者。
    他姐从小就比他有主见,既然她表明她不会恋爱脑,他自然选择相信她。
    但他依然有所设防,一双眼睛时不时地往前瞟。
    沉临洲不会无所察觉,不过他不放在心上。
    还反过来揶揄道:“怎么,担心我把你姐拐到深山老林里卖了?”
    池岩山“哼”了声,“你八成也不稀罕这个钱。”
    上次见他,他开的是普通的宝马,这回又换了辆大G,车内有淡淡的香水味,不呛人,反而彰显品味。
    换车如换衣服一样轻松的人,确实不差钱。
    沉临洲语调闲适:“稀罕的当然不是钱。”
    那稀罕什么?
    他没有接着说。
    池乔始终看着窗外,不好奇,也不探究。
    离家还有挺远一段路的时候,她叫停。
    她不想多费心找借口向父母解释,他为什么会特地来宁河接她。
    得知她马上要收拾行李走,杨丽娟第一反应也是惊讶。
    池乔说:“正好有熟人去庆城,方便。”
    杨丽娟立马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找篮筐,“你等会儿啊,我去给你地里摘点菜,再捡点鸡蛋。”
    “不用了,妈,你们留着自己吃吧,我也带不动。”
    “你难得回趟家,怎么能什么也不带呢。”
    池乔笑容温柔娴静,“我就是回来看看你们,你们身体健康,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
    杨丽娟要她带些零食在路上吃。
    她拗不过老一辈人的执着,到底收下了。
    池乔行李本就少,三下五除二收拾完。
    杨丽娟一副要送她上车的架势,边走边念叨:“桥啊,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别把自己搞得太辛苦,钱是赚不完的……”
    池乔忙说:“妈,你腿脚不好,别送了。”
    又给池岩山使了个眼色。
    池岩山好说歹说,把杨丽娟劝回家。
    池乔独自挎着包,拎着行李箱,朝着与家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直到她的背影缩成一个小点。
    她池月桥,不会只做一架桥,一成不变地驻守在原地。
    要当就当月,西升东落,永远高悬在某一片天上。
    ——打从她踏出宁河,去往庆城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如此。
    沉临洲开车驶入大路,池乔百无聊赖,窸窸窣窣地翻着杨丽娟塞给她的袋子。
    什么饼干啊,糖啊,都是小孩子喜欢的。
    他扫了眼,说:“你家人倒是真关心你。”
    她剥开一颗糖,填进嘴巴里,“四五岁那会儿,我最爱吃这种奶糖,我奶奶生病,姐姐上学,家里没钱买。也不是有多好吃,就是越吃不到,越馋。但估计你没有这种苦恼吧。”
    “我不吃太甜的。”
    在食物方面,他极少表现出喜好。
    因为他太挑。
    还有一方面原因是,处在他这个位置,有明显偏好,无异于将把柄递到别人手里。
    池乔轻轻地“啊”了声,糖在口中融化,声音也有些黏腻:“刚想问你要不要尝一下。”
    沉临洲说的却与此无甚关联:“我没吃午饭。”
    “嗯……”她像仓鼠觅食一样扒拉着,“这里有小面包,你要垫垫肚子吗?”
    车靠边停下。
    池乔拿起一包单片包装的吐司,还没来得及征询他的意见,他的脸忽地在面前放大。
    唇上落了柔软的触感。
    舌从不等她的齿关开启,自发地挑开,钻进去,勾搅着混着糖水的唾液。
    没有耽留太久,沉临洲撤开,咂了下味,微拧眉心,“太甜了。”
    他拿走她手里的面包,拆掉包装,吃起来。
    池乔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懵了两秒,又见他若无其事,继续开车。
    她不禁想,若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在情场上游刃有余,纵马驰骋。像池岩山说的,她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现实情况是,他在美国如何,她并不知晓。
    或许他有几个隐秘情人,也未可知。
    池乔面不改色,嚼碎了糖。
    注意路况的沉临洲,无端地分神,想到不久前赵铭说的话。
    他说:“有这么个乖顺、听话的小女友,不知道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可不是嘛。
    沉临洲的人脉圈广,他认识的很多人找女伴,有富家千金,有明星网红,走肾不走心也好,以结婚为目的也好,总是吵吵闹闹,无限纷扰。
    而池乔呢。
    体贴,性格温和,从不和他闹脾气。
    也不主动向他索要什么,奢侈品,陪伴,还是甜言蜜语,似统统不在乎。
    但,不在乎就意味着,她对他没有感情。
    ——
    桥桥喜欢沉总归喜欢,但她心硬,不在乎是真的,但是有原因,后面有一丢丢火葬场,沉总需要为爱低头(′?`??)